半个月前,陈小姐带着四岁宝贝女儿来做亲子鉴定,母子俩耳鬓厮磨特别亲昵。陈小姐随身带来的是丈夫的头发样本,意思是查查丈夫和女儿是否有亲子关系,

张法医向她介绍父母子三方鉴定费用低、准确性高,建议她提供自己的样品,陈小姐却坚持说“不必了”。看到她实在坚持,张法医也没有硬要求她提供样本,她就按提供父子二人的鉴定程序填写有关登记,女儿则在一旁翻看妈妈手机上亲子游玩的录像。鉴定过程一切顺利,最终得出“存在父女关系”。

 

    7天后,陈小姐来取报告,核对完身份后,张法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,她却控制不住情绪哭泣起来,这样“肆无忌惮的哭”的事情我们也见得不少,张法医连忙上去祝贺和劝导,而她却语出惊人说出“这是一个最让她心痛的结果”,并讲出令人惊讶的故事。

 

    原来,陈小姐与丈夫是同僚,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不小的成就,都是顶梁柱级的白领,丈夫是负责销售,常常在外出差,而陈小姐负责公司管理,为了事业二人聚少离多,加之陈小姐身体欠佳,结婚几年,肚子一直没有动静,但她能处处感受到丈夫的关爱,丈夫为了体谅她的身体和事业,他们决定抱养一个小孩,这样小妞妞就进入了他们的生活。夫妻二人对孩子十分疼爱,和睦的家庭关系简直就是圈内的典范。

 

    然而,女儿一天一天的长大,却越来越像爸爸了,旁人不知道的都说小妞和爸爸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听多了以后,陈小姐心里有了一丝丝阴影,但她还是坚信丈夫的人格。可心里就像埋了大石头,一直悬着,半个月前索性偷带孩子来我司做亲子鉴定,也可以把自己心里悬着的大石头放下来,可无情的事实让她措手不及。她说自己可以接受这个现实,但她无法接受自己被猴子一样的耍和当傻子一样欺骗。

 

    心情平复后,陈小姐说这份报告不会再让别人看到,她决定和丈夫生一个自己的孩子,否则就离婚。而我司正孚司法鉴定所也会为个人做好隐私鉴定保密事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