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,开学的季节。小松背着书包,穿着运动装,拉着爸爸的手蹦蹦跳跳的走进我们的采样室。“张法医,我们是做落户亲子鉴定的,这个9月1日我儿子小松读一年级了,在**小学,

招生考试以最优成绩考进去的,录取通知书都来啦”李琳洋溢着满脸的骄傲和我们说。

 

     父子俩的情况的确很简单,李琳是外地人,但是很早就来广州做生意,现在已经有一定事业规模。因为工作忙脱不开身,他一直没有回家乡给孩子上户口,孩子7岁后在广州一直是借读。但是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没有户口越来越不方便,所以李琳准备过一段时间专门回一趟老家,把孩子的户口报上,然后让孩子在当地读书,由父母照顾,这次做亲子鉴定就是给孩子报户口的必要手续。

     由于时间比较紧,张法医就给李琳安排了加急报告,取了血样,约好3天直接来取鉴定报告书。

 

     期间缴费-取样-检测-出具报告-读取报告等亲子鉴定整个流程下来,张法医对眼前的报告产生了怀疑了,为了确认报告的准确性,张法医让另外一位同事帮忙核实,最后显示还是排除结果,两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!

 

     三天后,李琳兴冲冲大踏步来到我司鉴定所取报告,张法医为他解读了报告,结果是排除的,“不支持?怎么会是这样?”李琳脸上的表情先是意外,接着十分沮丧,半晌无语瘫坐在室外的沙发上,呆坐片刻后,起身默默离去,脚步显得无比沉重。李琳说:“养了六年多,一直认为孩子天经地义就是自己的,可一滴血、一纸鉴定却意外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,这个打击该有多大啊。”